川普當選無疑是對美國主流建制、主流菁英文化和主流新聞媒體羞辱性的一擊。代表主流體制的《紐約時報》發表社論指出:「川普挑戰了美國政治的每一條準則,由此先是顛覆了共和黨,現在又顛覆了民主黨。這個國家渴望擺脫現狀,在這樣一個時刻,民主黨試圖通過柯林頓來整飭局面。厭女癖和法西斯主義助力於川普的崛起,但劇烈狂暴甚至是掉以輕心的變革欲望也是如此。那樣的變革已將美國置於懸崖之上。」

這個觀點反映既成體制仍然無法接受川普成為美國的領導人,甚至無法接受選舉結果所傳遞的美國草根的心聲。深究其實,川普當選無非是美國右翼白人弱勢者對主流建制的一次沛然強勁的反撲,而堪稱為核心陣地《紐約時報》上處在猝遭震盪後的暈眩中,尚無反思後的結晶產出。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主要源於弱勢白人的右翼民粹主義顯然推高了川普的選票。右翼民粹主義的興起,很大程度是對美國左翼自由派在長線歷史中地位不斷上升的一種反彈,也就是右翼民眾認過濾器 水世界為右翼建制派對於左翼的挑戰應對無力。

數十年來黑人在平權法案之下獲得了補償性的優待,中下層白人甚至自認為是被遺忘的群體;傳統文化價值則在不斷消融中,國界線的不斷開放不但惡化了本土的安全局勢,而且威脅了本國中下層的就業機會。當他們看到自由左翼還在爭取更多的福利制度、更多的移民被保護、更激進的多元文化發展以及更開放的國界線時,心中怨恨油然加劇。

族群結構的變化也助長右翼白人中下階層的憤怒。白人在美國的人口結構中不斷縮小,一個顯著的事實是,少數族裔更傾向於給民主黨投票,共和黨主要選民基礎的白人、年齡偏大以及教育水準偏低的選民不斷縮小,而民主黨的主要選民基礎的非白人、年輕人以及受教育水準較高的群體在不斷擴張。就長期而言,除非共和黨大幅調整政綱,某種意義上它已經進入了衰退期,川普的崛起可以說是保守右翼民眾絕望之下的最後掙扎,是他們眼睜睜地看著傳統舊美國滾下山坡時展開的頑強抵禦。

經濟結構的變化則是持續對這個群體加重現實性的壓迫。各調查都顯示,川普最大的支持群體是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他們在總體人口比例中快速縮小,財富也明顯縮小;而在各個群體中,他們正是經濟地位下降最嚴重的群體。不過,激怒川普支持者的,與其說是其絕對經濟水準,不如說是其相對經濟地位的變化。

當然,右翼民粹主義興起的最後緣由,則是穆斯林極端分子恐怖襲擊的浪潮。這股浪潮不但加深了美國人的安全焦慮,也賦予其排外情緒相當的合法性。與其說種族怨恨是基於白人優越論的粗暴偏見,不如說是對主流體制的包濾水器 水世界容性政策深切怨懟所致。川普掌握了他們的心,用他們的語言說了出來,因此能喚起右翼白人弱勢者最後反撲的強勁力道。

如果逕將他們所期待的這些變革認定為「已將美國置於懸崖之上」,則美國草根和菁英建制之間的磨擦與對立就渺無緩解的空間了。(作者為中央社董事長)

(中國時報)

創作者介紹

宋思穎

coletownsej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